产品分类

产品搜索

樱簇雪_女生日志

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:【樱簇雪_女生日志】「巫引」 人间四月天,天气渐渐返暖。庭院的白墙青砖内,一树绯色的樱花静静绽放。那花势极为苍翠压抑。不知为何夜里突然狂风大作。清晨骤冷,然...

「巫引」

人间四月天,天气渐渐返暖。庭院的白墙青砖内,一树绯色的樱花静静绽放。那花势极为苍翠压抑。不知为何夜里突然狂风大作。清晨骤冷,然后迎着第一缕晨曦,大片的雪花无声降落,落在那花枝上,红彤彤的花朵上点缀着一片片纯粹的白。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丽

雪停之后,樱花簌簌降落。生命以盛放的姿态,衰亡——

「花尸」

时值盛夏,千花巫列岛上的莲花次第盛开,潮来汐往,空气中漾着一种海水混着花朵幽香迷离味道,这一片神话比历史悠久的土地永远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律和芬芳。

千花巫列岛,由六个岛屿组成,这些岛屿星罗棋布在浩淼的大海上,似乎平淡无奇,但是若从高空俯视,会惊奇的发现列岛呈现出盛开的花朵形状。五片近乎相同的岛屿如同花瓣在碧蓝的海洋中像五个方向伸展而去,中心的岛屿像是花蕊幽微点缀。仿佛在碧空里一朵姿态高贵凄冷的花朵,似樱似雪。

而这片土地亦然而然。人声鼎沸,清丽明和。千百年来,维持着某种不谋而合的特定秩序,以一种最原始的安宁姿态,生活静好恍如世外。这是一片和大陆隔绝的土地,少有欲望纠葛。商业经济也不繁盛,一切处于自给自足的满足状态中——

然而没有人知道,在这波澜不惊里暗中转动的命轮。是以岛上五位灵和花巫操纵的。这一切无声无息。在千百年来上演着浩大的悲凉,系以岛上的清明生活。

巫樱簇的苏醒遵循了《千花巫殇》中记载的命轨。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是置于一尊巨大的水晶盒子里,明澈幽香恍如隔世。这是她第一次睁眼看这个世界,但是却有着前世般熟悉的宿命感——仿佛已经在这里生活了百年。天空明澈如镜,青白色建筑雾气缭绕,远处草木林立苍翠点缀,不知名的花朵次第开放。这一切的景致,这样的清和素净,如同仙境。远处一尊莲台亦是水晶质地,在微微苍白的阳光下折射出幽凉的光斑。

——莲台上有一个人,一个女子。旖旎的青色长衫如远处山水将清丽的身影浅浅勾勒。巫樱簇就这样隔着水晶盒子看着那温雅清和的女子——有什么幽微的气息在静寂中变幻,苏醒。她只能看到青衣女子的侧面,那一方容颜玲珑透明,那种幽深的美丽像极了,莲花。

“羲和。”莲台之上,青衣女子浅浅的呓语。然后俯身坐在了莲台之上,水晶莲台中心。躺着一盏花朵形状的玉灯,五朵花瓣各自漂泊却有序排列,是这个列岛的形状。花灯每瓣光泽明暗各不相同。青衣女子滞然的看着花灯,然后将左手至于其中一瓣逐渐熄灭的灯上——右手执了一把刀在手腕上划出一道血色的沟壑。那一瞬间,血花绽放。水晶的莲花台开始缓慢坍塌。

凄艳的血色氤氲开来那一瞬,远处遥遥相望的樱簇在这一瞬仿佛记忆回溯生命之空。心底生出一种极其悲凉的情感。禁锢她的水晶盒子亦随着远处莲台的坍塌而缓慢开启,然后凝固成一朵樱花形状。

“莲眸……”

樱簇就这样自然的叫出了青衣女子的名,向那坍塌的莲台奔去——

莲眸的血缓缓浸入那瓣玉灯里,而她仿佛也变得更加单薄透明了,只有眼睛散发出极其粲然的光芒。她看着樱簇,然后用右手攥住樱簇的衣角,她的声音本是清寂的,此刻却有一种声嘶力竭的悲怆。

“樱,要小心千花巫命盘的诅咒……”莲眸的声音渐渐弱下去,樱簇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得极轻。仿佛像漂浮到了空中一般的虚无。

“替我告诉羲和,以我的生命,好好活下去……一定要。”最后的话语,像是一个悲伤的符号,飘散在风中。水晶莲台彻底坍塌,火突然烧了起来。

樱簇茫然空洞的站在火势中间,那逐渐上升的温度似乎灼裂了她的灵魂,亦忘记了退开。突然觉得身体一轻,被外力拉出了火势之外。依旧残留着刚才火中的灼热,然后小臂上被人拉过的地方却是冷的。樱簇侧头,微微恍惚的看着刚才那个救了自己的人。

陌生的黑衣女子正出神的看着不远处的火光,眼神冰冷看不出一丝感情的波动。亦不看樱簇,仿佛刚才带樱簇逃离那火势的不是她一般。那样孤傲清冷的女子。

火势大概延续了半个时辰。她们就这样比肩站着,看一个生命的消失,看火势燃烧殆尽。因为所知做什么在此刻都是徒劳,所以这样的静默也不失为最后的尊重

这场火并无毁灭性的黑暗,反而显得清寂梵净。兀自燃烧,凭空熄灭。水晶莲花在火后已消失殆尽,只余那盏玉质花灯落在余烬上泛着绰约的光芒,樱簇注意到,那一瓣花灯沾了血渍,不复先前的衰弱,而显得明亮耀眼。

黑衣女子走过去,将那盏灯拾起,然后递给樱簇——

“这盏灯代表着每个岛灵的生命之光,你是下一代的巫灵,这个应该交给你了。”黑衣女子的声音也极为清冷,听不出任何悲喜,淡淡的说。

“巫灵?”樱簇微微迟疑。

黑衣女子听她这么问一时也有些诧异,但是只是一瞬,下一刻她恍然道:“你的记忆还没有完全苏醒,你很快就自然明白了……你是巫灵。千花巫列岛命盘的操纵者。”

“嗯。”巫灵,以及其他五座岛上的灵,樱簇突然有些明白了。也这样坦然的接受这所谓的命盘交给她的使命。

“我是顾雨怀,南怀岛之灵。巫莲眸是我的朋友,我只是来看看她。”黑衣女子最后平静的说,然后凝神看着樱簇。那清冷的眼神里有一瞬间欲言又止的迟疑,然后迅速收拢。像寂静的海底一般的冷。

“……希望你的结局会比莲眸好。”

最后留下这句话,顾雨怀走了。和来时一样的飘渺神秘。

「雨怀」

南怀岛中心有湖名曰澄玉,湖心有片蓊蓊郁郁的竹林。分明是极小的湖泊,从此岸就能看到彼岸,常有人在湖上游船戏水,但是却无人能进入这片竹林。竹林中有木屋,这是南怀岛灵顾雨怀幽居的地方。

有多少年了,眼见一代代岛灵和巫灵的辞世。在这座列岛上,无人能比她和夏光寂有更长的时间去见证生命的离合兴衰。自莲眸的离世,羲和的重生,一切是这样的悄无声息,新的命轮再次转动,这座列岛也该再次进入平和安定时期。

只是,雨怀仍旧在冥冥中觉得有什么不详的情愫在无声滋长。让见惯了很多场悲凉之事的顾雨怀也深深不安。因受到千花巫的诅咒,每一任的巫灵都以花命名,以悲凉的姿态凋零,巫荷,巫槿,巫鸢,巫莲……没有一任例外。那么作为命盘周期结束也是开始的巫樱,又该是怎样的结局。

雨怀坐在冰冷的木屋里,思绪也如蛛网般变得凌乱复杂。忽有鸟雀翅膀煽动的声音划破这里如死的寂静——是雪逸雀,体态娇小玲珑,周身雪白,翅尖一点墨色,雅逸出尘。

那雪逸雀停在雨怀手心,然后放下一片轻薄的枯叶,到底是北鸢岛的植株,和南怀岛植株的硕大茂盛不同,亦是玲珑精致的。叶的中心,被人剔除了叶肉。空洞出呈现出一朵雪花形状。

这是雨怀收到的第一千片叶。每年一片。在岛灵的没有终结的生命里,这是雨怀诞生以来以来唯一时间的记录。而她还能收到多少片这样的叶呢,她方才分明看到那盏花灯里,北边的灯已然无声暗淡了。

“雪渊……”

顾雨怀,顾雪渊。

分明是姐弟。却居于最远的南北二岛。若是相见,亦只是在每年的花巫祭礼上遥遥相望。然后沉默离开。雨怀每次遥遥的看到那个眉目清寂的少年,都会微微心痛。那一身白衣如此单薄寂寥,眸色是澄澈的婴儿蓝,像极了明净的天空。那样一尘不染,那样的哀而不伤。

而当她看到百年以来北面的花灯逐渐暗淡。却不知于雪渊身上发生的事情,只能妄加揣测。

他可是爱上了某个岛灵——或者是巫莲眸?岛灵是禁止相爱的,否则命盘终止,更不用说与巫灵之间。然而莲眸的死让她明白是因风羲和——那个看起来自由不羁的同伴的缘故。那么雪渊……是与光寂?

不,不可能。顾雨怀觉得微微有些发冷——不会是夏光寂。雨雪不相见,光与雪不相容,这是雪渊绝对的禁忌。可是,五位岛灵里,自始至终未曾露面的陆凝霜,风羲和、夏光寂、再加上雪渊雨怀。又会有怎样其他稍有挽回的结局呢。

窗外瑟瑟的风渐渐扬起。

“想什么呢,这么专注。”门口不知不觉站了一个人。男子身着月白色的长袍,斜斜的倚在门边,面容精致却深邃低柔,却是含笑的神情,有一种特别妖娆的气息。

“我去的时候,莲台已经起火了。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。我听到她对新任的巫灵说,转告你,要你好好活下去。”顾雨怀坐在窗边背对着他,那语气冷冷的。听不出任何悲喜。

“好好活下去……一千年了,雨怀,活下去真的有那么重要么。”风羲和轻笑,那神情有三分自嘲三分倦怠三分,寂寞。

“莲眸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,你怎么能说这种话。”雨怀转身,语气亦有一丝的僵硬。

“你还不明白么。只要你顾雨怀在,就算千万人为我渡命。我的命盘亦会走向毁灭。”低低的叹息,在静寂的空气里微微停留,瞬间就不见了。

「雪渊」

因为是极北的岛屿,北渊岛四季都处于极寒之中。白雪覆盖了整个大地,呈现出一片苍凉气象。若不是门外有一排紫色鸢尾,淹没在雪野中的小屋庭院似乎显得再平常不过。但亦是因了这雪中的鸢尾,才显得清静出世的飘渺和美丽。

此时鸢尾从边站着一个红衣少女。面容清秀精致,身材娇小玲珑。她正在凝视这片鸢尾,那眸色极深,一双罕见的重瞳如深邃的大海。似乎与她跳脱明丽的气质微微脱节。

“你是——”十几米外,小屋门轻启,雪渊手捧着几片枯萎的叶子,本是要向后花园走去,却见庭院前站着一个少女。不觉停住,轻声问道。

红衣少女却没有答,反而侧头笑着问,“这是什么花。”那笑容明丽纯粹,没有一丝阴霾。

似乎被这样的笑容所感染,雪渊极为清寂的眼眸里也带了一抹笑意,缓缓的答道:“鸢尾。”

而这次却换做红衣少女出神了,她凝视着远处的男子。那样纯净如雪的明眸,那样遥远温存的笑容。“好美。”少女呢喃着,低下头重新去看那簇鸢尾,却不知是说花,还是人。

“姑娘是?”雪渊再一次问道,他有些犹疑,这个女孩看上去不像是北渊岛的居民。更像是岛灵。莫非是一直未曾露面的陆凝霜?但似又不像。岛灵身上总带有代表意象的气质。比如羲和与光寂,甚至是每次遥遥相望的雨怀。而她,没有霜雪的冷,反而,极为温暖。——与光寂有相似的气息。

“我姓花,双名簇雪。”樱簇隐匿了自己的身份,当她这样说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。冥冥中却有股强大的愿景告诉自己,不能告诉他自己是巫灵的真相。因为,在他笑容绽放的那一刻。她清楚的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——想用生命的力量去爱,想用周身的温度去温暖这个站在他对面的白衣男子。

“外面很冷,进屋喝杯茶吧。”又是那样遥远温存的微笑,尽管抹不去眸间那种雾气般的寂廖。但是亦如此的动人。

“好啊。”樱簇笑。在这一刻,她突然忘记了自己是巫灵的身份。本是为了弥补七年记忆来寻找五位岛灵,来更好的辅助温定这个清明安宁的千花巫列岛。然而,却完全忘记了初衷——

也许这就是注定。哪怕知道,巫灵岛灵是不允许相爱的;哪怕知道,这样的感情背负着太重的诅咒;哪怕知道,这样的温暖只是弥留的幻觉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

雪渊住在一间简朴干净的小屋。里面有序的摆放着一些手工制作的家具。以及瓷质的杯子。干净到有一些苛刻的感觉。壁炉没有怎么生火,因此也并不显得温暖。

樱簇随便选了靠近壁炉一边的椅子坐下。木桌上摆着一方女子的丝帕,浅茶底色,上面绣有精致的鸳鸯戏水。樱簇也就静静的看着那细致的针线,只觉朴素中自有一番别样的风情。

雪渊此时正端着一盏茶进门,见这个叫做簇雪的女子正认真的端详着那一方丝帕。不觉微微尴尬,解释道:“那定是光寂昨天落下的。”雪渊放下茶水,走近拾起那丝帕,小心翼翼的收好。

“心上人的?”樱簇见他如此反应,不觉也明白了什么,心下像是空了一块,却佯装毫不在意一般。闲闲的问道。

“只可惜我们都是岛灵。”雪渊也没有否认,那眼神在那一瞬间有温暖,有失落,复杂变幻,最后沉淀出他原来的气息,那种如雪般空阔寂寥的清冷。

樱簇沉默了,不用再解释任何。没有人比她更懂这意味着什么。光雪不相容,逆命盘者死。可是,只是又仅仅如此么。

“谢谢你的款待,打扰了。簇雪这就告辞。”放下了那盏温热的茶水,樱簇听到自己的声音是平静的,不复先前的明快。为什么她的心在这一刻是那么的空洞仓皇,那种无可适从的疼痛阵阵袭来。竟让她无法呼吸。

“姑娘这就要走么。”雪渊也有些错愕,站在原地。那眼神纯粹干净如雪野——

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白衣男子,却一直是这样清冷遥远的气息,只觉得悲从中来。却终于唇角上扬绽放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。

“雪渊笑起来真的很好看。所以,别总是那么悲伤了。你和夏姑娘定会幸福的。”樱簇说完这句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因为,不忍心再回眸,怕泪水会止不住失控的落下。

千年轮回,岛灵失爱,千花巫成为无爱之城。

樱簇突然想起《千花巫殇》里的句子。千年已至,莫非千花巫列岛就要在她手中沦为无爱城么。

千年轮回。岛灵失爱。无爱之城。这三个词萦绕于心,每一字都有寂寥遥远的回声。

「羲和」

风羲和从不曾想到过,当他回到风西岛时竟有人等候多时。千年以来,岛灵独来独往,栖居世外。一直在暗涌的时间缝隙里穿行。

“我是樱簇,新一任巫灵。”红衣的女子,在沙漠中看起来明媚艳烈,在漫天风沙中尤自绚烂如花绽放。

“你是终结千花巫诅咒的人,樱簇。”羲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眼睛轻轻的眯了起来。

“不。”樱簇却笑了,那笑容明丽如晚霞般灼灼,语气淡淡的,分明是想要寻得他人的帮助,却没有丝毫恳请之意,“我要你帮我延续千花巫的诅咒。”

羲和看着她,一时竟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滞然的错愕道:“你说什么。延续诅咒?”

“末位巫灵的时间只有十天。星盘告诉我我的使命是让列岛维持原状——十天之后。也就是千年诅咒到限之时。所有岛灵和居民都将失去爱人的天赋。那时,将不再有爱人的痛苦和天人相隔的纠葛。千花巫巫灵和岛灵统治时期结束。”樱簇缓缓道。

“诅咒结束,是这个意思?”羲和不可置信,问道。

“莫非羲和会以为是爱人不再有痛苦和阻扰。自此岁月静好现世安稳。”樱簇笑,眼神里突然有深深的悲凉和恻然。“那么未免天真,爱本就是绝望和希望共存的事情。然而纵使痛苦失落,生死为注,却依旧有光明和温暖在——世间纵然凉薄,唯独不可无爱。”

世间纵然凉薄,唯独不可无爱。羲和惨然,原来以为等到千年的结局。竟是守住这场悲戚的诅咒。他明白樱簇字字句句深入人心,但是还是不觉愕然。

在时间的河流里,注定一生都趟不过这爱恨因缘的桥索。可是到了此刻又能够说别的什么。比起无爱。他风羲和也认定了这样的遥遥相望也是一种美好。哪怕只是那黑衣女子的淡然一瞥,偶尔捕捉到的清冷笑意,哪怕只是一个空洞的名字,哪怕每一个下雨的天气。他终究是爱过的。

“那么我又能做什么,巫灵大人。”羲和释然的笑道。他的眼睛里一向阴柔暧昧不复存在,变成少有的澄澈明净。

樱簇看着这样的眼神,一瞬竟出现了短暂的幻觉。那双寂如雪空般的眸子和眼前这个男子的眸色叠加。笑容温暖,再无凄悲。

“七天之内,收集五岛之灵术,焚花灯,封印命盘和我。”樱簇淡淡的道。她的红衣在风中漂泊,襟袖边有樱花缀其上。分明是盛放的姿态,羲和却仿佛看到了那花朵的无声萎谢。

“你是巫灵,没有实体,若是封印你将会永世寂灭。”羲和看着她眼里那抹倔强的清冷,心里突生出万般疼惜与不舍。“——何苦惨烈至此。”

“我的灵只有十天。纵使转世又如何。何苦独自为爱而苍老了余生。”樱簇也极为淡然,她在漫天风沙中看着暗灰的天空,怀念起一天之前,北渊岛上的明镜如湖天空来。“原以为能够相安无事的渡过这游玩人间的十天。如命盘上说,完成使命即离去往生。终究还是为了那一份莫名的情执,覆了天下。”

“岛灵,终究是精灵附身的人。收集五岛灵之灵术能驱动回灵之术。再不受命盘和花灯的制约。至于此后的人生,便是各自的造化了。”樱簇自顾自的说着。一双深邃的重瞳里有种尘埃落定的寂灭。与明艳的外表深深相斥的疼痛暗涌其中。“那时,你和雨怀也能获得自由了。”

“羲和必将帮巫灵大人完成使命。”羲和不忍再看这样的神情,俯下身拾起她的右手印下轻轻一吻。千年来,他风羲和第一次对于巫灵,有这样臣服的姿态。

樱簇笑,那笑容如此灼灼,惊艳了时光。

……何苦独自为爱苍老了余生。羲和看着她的神情,突然就心痛如刀绞。

「樱冢」

自那以后,又过了一千年。

人间四月天,天气渐渐返暖。庭院的白墙青砖内,一树绯色的樱花静静绽放。那花势极为苍翠压抑。不知为何夜里突然狂风大作。清晨骤冷,然后迎着第一缕晨曦,大片的雪花无声降落,落在那花枝上,红彤彤的花朵上点缀着一片片纯粹的白。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
雪停之后,樱花簌簌降落。生命以盛放的姿态,衰亡——

下雪了,妈妈。”门轻启,屋里跑出一个七八岁的男孩。脸上是天真灿烂的笑容,对这场四月之雪极为意外和欣喜。门外一位漂亮的少妇拿着外衣追出,语气有苛责,但却又渗透着满满的宠溺。“雪渊,你总是这样不听话,这么冷的天气要穿上外衣再出门。”

然而一句说完却有些错愕的滞在了原地。——那棵樱树正开的好。却这就都凋落了。可惜了那么美的樱花。

“花都败谢了。”少妇微微叹息,看着那一地的残花和积雪。突然有种压抑的悲伤感觉迎面袭来——让人无法呼吸。

男孩也突然沉默了,他走过去拾起一朵萎谢的樱花。花瓣上尤留有残雪,质感冰凉刺骨。一滴灼热的泪,落在花瓣上,“怎么突然就这么难过呢。”

“走吧雪渊,进屋了,外面冷。”

少妇走到男孩身边,拉起他的手。

突然就想起了少女时候看过的那个《千花巫殇》里的传说。传说里,很久以前,这里还不是一片大陆,而是离合的岛群。只有十天生命的末位巫灵爱上了一个岛灵,可是岛灵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但是在那时,爱是禁忌的存在。在星盘上说,千年的纠葛苦难将要结束,人间将要陷入无爱的清和年代。而这位巫灵便用自己永世不得转生为代价,封印了转动的命盘。

所以如今,人间尚存爱。

而雪渊这个名字,亦是那个传说里被主角爱着和受巫灵祝福的岛灵。因为被那个故事打动,所以后来给自己心爱的儿子起了同样的名字。希望受到同样深挚的祝福,平安幸福。

而关于那个永世寂灭的巫灵,已经渐渐被风化在时间之林。

“岁暮暗怀西窗遥,容华影萧思君老。谁忆曙灭锁悲雪,我自敛容空泣笑。”多年以后,对于岛灵故事的传说众说纷纭,流传下来的《千花巫殇》对于末任巫灵樱簇也只是有一首诗的提及。而那些离合变幻的爱与流年,唯有持一份对爱珍重的心情,将一切,留与后人说。

本文【樱簇雪_女生日志】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,请关注头条资讯网,

sitemap

樱簇雪_女生日志-债券-幸运时时彩首页-平台首页